■ 李肇星在辦公室學習吳哥窟◆ 李肇星
  2004年6月11日,我作為胡錦濤主席的特使參加了美國政府在華盛頓國家大教堂為里根usb前總統舉行的國葬儀式。
  那一天,華盛頓天空陰沉,細雨綿綿,仿佛也在哀悼里根的逝去。美國總統布什,幾位健在的前總統克林頓、老布什、福特、卡特,美國政府各部門室內設計高官,美國各界人士及各國貴賓共約4000人參加了儀式,為里根總統送上最後一程。
  上午11點,里根總統的靈柩從國會山運抵教堂,由8名儀仗兵緩緩抬進教堂大廳,靈柩上覆蓋著美國國旗。隨著唱詩班數十名少年清澈的頌歌響徹教堂,國葬儀式正式開始。英國前首相撒切爾夫人、里根當年的副總統及繼任者老布什先後致辭。最後,小布什代表美國政府致悼詞。儀式結束後,儀仗兵護送靈柩至停在教堂外的靈車上。這時候找房子,教堂鳴鐘40下,以表達對這位第40任美國總統的哀思。
  看著里根總統的靈柩,我不禁想起曾陪同他婚禮顧問費用參觀西安兵馬俑那次快樂旅行,更感慨他的傳奇經歷。
  他是美國曆史上第一位由影壇跨入政壇的總統,是當選時年紀最大的總統,也被認為是20世紀美國最重要的總統之一。里根上臺後,在國內推行減稅計劃,放寬政府控制,刺激了美國經濟增長。據美國朋友說,他改造了共和黨保守派,是美國現代保守派的主要政治代表,他的政治理念至今仍對美國政壇有著重要影響。在外交上,美國媒體認為他的外交政策為結束“冷戰”奠定了基礎。里根以直率、樂觀、幽默的個人魅力贏得了美國民眾的心,1989年他離任時的支持率高達63%,創下了自羅斯福總統以來的最高紀錄。
  在里根執政時期,中美關係是“低開高走”,用美國人的話說,是“先敵視後友好”。1980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為贏得選票,里根公開表示,如當選總統,他將與臺灣互設“官方聯絡處”,恢復“官方關係”。里根還承諾,將優先考慮臺灣的防禦需要。這說明,意識形態色彩濃厚的里根一開始感情上是傾向於“老朋友”臺灣的。當選後,里根準備邀請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秘書長蔣彥士出席就職典禮,打算允許臺灣在美國增設“北美事務協調委員會”分支機構,醞釀向臺灣出售先進武器。
  中美關係面臨嚴峻挑戰。鄧小平同志明確指示:要同美國開展一場鬥爭,如果我們不採取強硬政策,肯定今後問題會層出不窮。要準備中美關係倒退到1973年互設聯絡處時的水平,甚至退到1972年尼克鬆訪華以前。那個時候,荷蘭向臺灣出售了兩艘潛艇,我們果斷地把中荷關係降為代辦級,也給了美國人一個警告。
  鄧小平同志指出,對美鬥爭要立足於“不怕”,也要講策略、註意方法,我們原則堅定,策略靈活,多方努力,迫使美方讓步,讓已經抵達華盛頓的臺灣官方人士以因病“住進了醫院”為由,沒有出席里根就職典禮。後來,雙方就售台武器問題進行談判,併在1982年8月17日發表了中美第三個聯合公報,史稱“八·一七公報”。美國在公報中就對台軍售問題向中方做出三項承諾:美國不尋求執行一項長期向臺灣出售武器的政策;向臺灣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數量上將不超過中美建交後近幾年供應的水平;逐步減少對臺灣的武器出售,並經過一段時間達至最後的解決。
  1984年裡根訪華是中美關係好轉的標誌。這一訪問推進了兩國在各領域的交往與合作。此後,兩國關係穩定發展。里根曾把中國稱作“戰略盟友”。中美開展軍事合作被視為里根任內一項有魄力的決定。有美國專家評論說,在里根總統任內,中美關係逐漸進入“蜜月”期。雙方高層往來頻繁,務實合作得到發展。當時正值中國改革開放的第一個高潮,中美經貿、科技、教育等領域的交流對中國經濟建設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里根在任上為中美關係所做的好事,中國人民不會忘記。
  老布什:知子莫若父
  老布什總統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美國英雄。他那時是美國海軍飛行員,在一次對日作戰中,他的飛機被日軍擊中墜毀,他跳傘落到了海裡,幾天后幸運地獲救。有人後來問他:“你哪來這麼大的勇氣?”他回答:“是為了逃生,因為日本兵打中了我的飛機,我沒有勇氣就沒命了。”他沒有豪言壯語,而是實話實說,告訴人們:生命可貴,生存第一。
  老布什是中國人民的老朋友。20世紀70年代初他擔任美國駐華聯絡處主任期間,喜歡自己騎著自行車,在北京衚衕里轉悠。1989年初就任總統後,他打破慣例,很快就偕夫人來中國訪問。訪問期間,中方在釣魚台國賓館送給他們夫婦的禮物就是自行車,一輛男式的,一輛女式的。
  按理說,對中國比較瞭解和友好的老布什上臺後,中美關係應該發展得順利一些。但是,他訪華後不久發生了北京政治風波,美國帶頭製裁中國,中美關係急轉直下,跌入低谷。後來,中美關係又受到冷戰結束和美國國內政治的衝擊。1992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老布什為了扭轉競選頹勢,爭取右翼保守勢力的支持,決定向臺灣出售150架F16戰鬥機。這件損害中國核心利益的事理所當然地受到中國政府和人民的堅決反對。損人未必利己,老布什還是敗在克林頓的手下。
  國際形勢的發展常有一些“想不到”。老布什時期,中美關係有理由更上一層樓,結果卻“高開低走”,麻煩不斷。
  2001年初,我從駐美國大使的任上調回北京工作。臨走前,老布什專門讓我坐他的專機到休斯敦他的家中吃飯。他的大兒子小布什即將就任美國總統,我也想與老布什好好聊聊。
  吃飯的時候,老布什說:“我現在是全世界最值得驕傲的父親。北京有的人是不是對我的兒子當總統有點兒擔心?”我說:“沒那事兒,對你兒子當選,我們很高興,也發了賀信。你兒子跟中國是有感情的,在你常駐北京期間他到過中國。”老布什說:“當時他對中國的印象不是太好。”我說:“這也沒關係,不少中國人對當時中國的印象也不太好。那時中國在搞‘文化大革命’,社會秩序混亂,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現在我們徹底否定了‘文革’,在集中精力搞經濟建設。你兒子如果現在再去中國的話,他的印象肯定會很好。”老布什說:“那就請你轉告江澤民主席、轉告中國人民兩句話,第一句話,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比我這個當父親的更加瞭解自己的兒子,這叫‘知子莫若父’;第二句話就是,我兒子一旦上臺,會為發展美中關係而努力,他瞭解美中關係的重要性。他競選期間把中國說成是美國的戰略競爭者,那是競選語言,還有好多人說他對中國不好,那不是事實,中方不必擔心。”
  老布什的國務卿貝克在旁邊插話說,新政府不會像克林頓那樣憑“民意調查”制定外交政策,不會根據《紐約時報》某篇有關人權問題的社論或文章攻擊中國。我開玩笑說:“現在有兩個布什總統,我們不好區分,怎麼辦?”老布什和貝克出了個主意:“以後你給國內寫報告時就說‘BONE’(B1)是老布什,‘BTWO’(B2)指小布什。”我調侃道:“那不成了美國兩種戰略轟炸機嗎?”  (原標題:李肇星:說不盡的外交(2))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zu97zuds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