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又是一年就業季。這個夏天,人數創歷史新高的727萬大學畢業生,再度讓“就業難”成為中國社會的熱話題。
  面對牽動中國數百萬家庭的大學生就業問題,當媒體多冠以“史上最難”或“更難”來形容就業形勢之際,糾纏中國多年的大學生就業難其實更需要洞悉癥結的冷思考。
  一邊是大學生“懷才不遇”,找不到工作;另一邊則是一些企業“求賢若渴”卻找不到合適的人才。“就業難”與“用工荒”的並存,凸顯著謀求經濟轉型的中國正經歷結構性的就業矛盾。
  一邊是大學生進入就業崗位後抱怨“學非所用”的尷尬,另一邊則是一些大高校不顧自身定位和市場需求盲目設置專業、開設課程。大學如何對接社會,培養“適銷對路”的大學生,拷問著中國高等教育改革的步伐。
  一邊是國家三令五申要求營造公平的就業環境,另一邊則是一些用人單位在戶籍、性別、年齡等方面設置五花八門的就業門檻。年年批駁卻年年凸顯的就業歧視,似乎成了就業季里驅之不散的陰霾。
  ……
  如今,“金三銀四”的招聘高峰時段已過,手捧簡歷的畢業生們正在漫漫求職路上做著最後的衝刺。今日開始,中國新聞網將推出“就業季”系列稿件,走進那些求職路上的大學生,多角度剖析頗具中國特色的大學生就業問題。
  連年“就業難”的冷思考:結構性就業尷尬何解?
  中新網北京5月22日電 題:連年“就業難”的冷思考:結構性就業尷尬何解?
  記者 闞楓
  這個夏天,727萬中國大學生將迎來自己的畢業結點。繼去年“最難就業季”後,畢業生人數再創歷史新高的今年被輿論冠以“更難就業季”。專家分析,連年困擾中國大學生的就業問題,實質上折射出中國經濟轉型的陣痛,催促著高等教育改革的步伐。
  727萬畢業大軍逢就業難 就業結構性矛盾凸顯
  距畢業離校不足50天,在北京一所大學法律專業讀研的魏青依舊沒有找到自己的畢業出路。公務員考試落榜,趕場參加招聘會,網投簡歷鮮有回應……三年前本科畢業時的求職艱難再次在魏青身上上演。
  “三年前考研是為了提升求職資本,但是,沒想到躲過了初一、躲不過十五。”魏青說,現在有點後悔當年的考研決定,因為求職經歷讓他發現“讀三年研究生不如有三年工作經驗”。
  在魏青本科畢業的2011年,中國的高校畢業生有660萬,三年過去,今年像魏青這樣的高校畢業生已經達到727萬人。然而,與屢創歷史新高的畢業生規模相對應,還有用人單位崗位供給的有限。
  以高校較為集中的京滬為例,據官方統計,截至今年4月底,北京地區高校畢業生簽約率為31.5%,簽約率不到5%的高校仍有11所。在上海,截至5月10日,高校應屆畢業生總體簽約率為42.8%,同比下降1.6個百分點。繼去年的“最難就業季”後,人們將這個夏天稱為“更難就業季”。
  在輿論對於今年大學生就業難的原因分析中,中國經濟增速放緩被認為是就業市場“一崗難求”的大背景。但是,在專家看來,連年的大學生就業難,癥結在於當前中國經濟結構造成的就業結構性矛盾。
  “大學畢業生就業很困難,但是農民工、保姆就業很容易,而且現在新就業大學畢業生工資比農民工、保姆都要低。這說明我們的生產結構有問題。”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近日發出這樣的感嘆。
  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張車偉向中新網記者表示,“長期以來,中國經濟的增長方式創造更多的是生產性崗位,給農民工提供了大量的就業機會,而即使是在經濟增長形勢較好的年份,大學生的就業崗位供給也不是很好,這說明,我們的經濟結構停留在比較低端的層次,所以就業市場往往出現農民工、技術工人‘用工荒’,大學生卻有了‘就業難’。”
  “中國的服務業增加值占GDP總量的45%,美國的這一占比將近80%,而服務業是大學生就業最多的領域。”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也表示,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已是根本上解決大學生就業難的必然要求。
  高校如何“適銷對路”? 就業難倒逼高教改革轉型
  一邊是大學生“懷才不遇”找不到工作,另一邊則是一些企業“求賢若渴”卻找不到合適的大學生。輿論對中國就業結構性矛盾的討論中,大學如何與社會對接,培養輸送“適銷對路”的畢業生也是焦點之一。
  在對自己半年來求職歷程的總結中,魏青認為自己的就業難,癥結在於所學的法律專業就業競爭太大。
  “現在什麼學校都有法律專業,有的同學連律師證都考不下來,找工作的時候碩士都不如人家技工。”魏青所在的班級有40個同學,但是畢業臨近,還有近半的同學還未通過司法考試,“這意味著,他們失去了很多司法崗位的求職機會,就業面更窄。”魏青說。
  其實,魏青抱怨的專業尷尬,在這個求職季也成了大學生們吐槽的熱點。網絡上,“千萬別報的專業”、“吐槽大學專業”成為微博熱門話題,一些工作多年的網友也通過自我調侃的方式,表達“學非所用”的尷尬。
  去年6月,調查機構麥可思研究院發佈的《2013年中國大學生就業報告》顯示,動漫、法學、英語等,這些過去熱門的專業已經成為具有高失業風險的“紅牌專業”,報告建議通過削減招生來改善這些專業的就業前景。這份報告的調查還顯示,2012屆大學本科畢業生中,有3成畢業生工作與專業無關。
  “現在一些211、985高校沒有按照自己的學校定位辦學,一些職業院校也不想安於本位根據社會需求調整專業設置,大家都熱衷擴大專業設置以達到綜合性大學的規模。這導致高校人才培養的整體質量下滑,人才培養與社會需求脫節。”熊丙奇向中新網記者分析。
  熊丙奇說,連年的大學生就業難實際上是在倒逼高等教育的深層次改革。“提高大學生的就業競爭能力,最終還是要通過擴大高校的辦學自主權,在課程、專業設置方面擺脫行政治校的模式,讓學校能夠按照市場需求來調整專業設置,根據自身定位辦出各自的個性和特色。”熊丙奇說。
  中央連推就業新政 連年“就業難”需合力破解
  針對今年的大學生就業形勢,從4月底開始,國家層面即連續推出多項促進大學生就業、鼓勵創業的政策。
  4月29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聯合下發“關於繼續實施支持和促進重點群體創業就業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從稅收方面給予大學生創業政策支持。4月30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了要把高校畢業生就業放在今年就業工作的突出位置,並推出六大措施助大學生就業創業。
  其實,從“大學生志願服務西部計劃”到“三支一扶”計劃,再到公務員招考多要求基層工作經歷,近年來,國家正通過系列政策,引導大學生去基層、到中西部地區就業,促進大學生多渠道就業創業。
  “在今後相當長的時間內,隨著大學畢業生的增多,中國新增勞動力市場的就業問題主要就是大學生就業問題。”張車偉說,國家層面將就業政策向大學生群體傾斜,這是著眼長遠的考慮,但是,根本上解決大學生就業問題,破解中國就業市場的結構性矛盾,需要全方位的深層改革。
  談及今年推出的鼓勵大學生創業的新舉措,熊丙奇說,“上世紀90年代我們就開始鼓勵大學生創業,但是現在大學生畢業生中創業占比也就1%左右,而且創業成功率較低。因為,我們的教育沒有貫穿地體現創業意識和創業能力培養,所以,到畢業的時候再去鼓勵創業,很難有成效。”
  除了教育的改革和經濟的轉型,《人民日報》5月14日刊發評論文章,關註大學生的就業環境。文章針對當前大學生的擇業觀連發三問:如果中西部地區工資水平與東部地區的差距越來越大,怎麼能讓高校畢業生心生嚮往?如果中小企業普遍經營困難、甚至崗位的穩定性都無法保證,怎麼能吸引高校畢業生的目光?如果小城市和大城市在醫療、教育等公共服務方面始終存在巨大差距,怎麼能讓高校畢業生主動走向基層?
  受訪專家表示,應對大學生就業難,大學生本身要有清晰的自身定位和務實的擇業觀,不要盲目選擇,要有自己的職業發展規劃。但是,長遠解決大學生就業難的“治本”之道,必須以調整經濟結構和深化高教改革為重點,同時通過用人機制、保障機制等全方位的社會改革,多方合力創造公平、良好的就業競爭環境。(完)  (原標題:連年“就業難”的冷思考:結構性就業尷尬何解�
創作者介紹

設計裝潢

zu97zudsf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